标签存档: waffle

絮语

那些你认为最了解你的人,某些时候恰恰是最不了解你的人,朋友如此,父母如此,情侣如此,夫妻亦如此。 ......Read more......

The Hardest Day

     我亲爱的女儿,如果说人生最艰难的一天是出生,那么,你已经通过了这次考验。
     第一眼看见你时,你就已经开始努力地睁开眼睛张望周围的世界了,距离你降生还不到15分钟。我想你是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这个世界了,但是这真的让我们措手不及。
     毕竟你还没有足够强壮到面对这个世界,沉浸在初为人父的喜悦中还不到一个小时,我就不得不送你转院。路上,救护车里,当你的小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指在我怀里安静的睡着时,我体会到什么是“悲喜交加”。
     回想起来,有些好笑,一个大男人独自抱着一个刚刚出生不到两个小时的小婴儿,在急诊大厅里,挂号,初诊,交押金,办住院……几乎看到我的医生护士都问过同一个问题:“你?一个人?”那表情就好像孩子是我偷来的似的。好几次我不得不放下你去办手续,当你离开我的视线时,我真的有种抓狂的感觉,any way,我们合作的不错,你一直安静地熟睡,我那晚的勇气全来自于你。
     那晚唯一的遗憾,当我把你交给NICU的护士时,我意识到真应该多抱你一会儿。
     ……
     从那个不眠地夜晚到现在,你已经来到这个世界14天4个小时45分钟了,尽管大部分时间是在保温箱里度过的,但毕竟你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光。
     两周的时间在你漫长而精彩的一生中只是一个短暂的镜头而已,而且不会在你的脑海里留下什么印记,但是,它的的确确会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里。 ......Read more......

三十岁的生日

新生的女儿是我三十年来最珍贵的生日礼物 ......Read more......

忽然“抑郁”

本来希望通过参加《项目经理压力与健康管理》的培训缓解一下压力,谁知压力没有释放掉,反而开始“抑郁”了。

都怪那个倒霉的Beck问卷调查,21分以上就算重度抑郁,我居然得了17分,属于中度抑郁······不由得想起了公司里因为抑郁症跳楼的同事,真是脊背发凉~~(跳楼太疼了,受不了~)。

一直以来,尽管工作还算出色,但始终不是我喜欢的行业,当时报考大学时,一家人都是学电力的,我自然也就无可选择了。我喜欢什么行业?其实当时的我也说不清,我受的教育使小时候的我不具备自我抉择的能力。

我属于做感兴趣的事特忘我的人,一直喜欢舞文弄墨,大学里做过校文学社主编,经常周五晚上通宵不睡觉写文章,编排刊物,根本不觉得困。

但在面临工作抉择的时候我还是免不了落俗套,选择了专业对口且能留京的公司。刚刚参加工作总是新鲜的,过去的5、6年里跑了(尚未遍)大江南北,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工程师,成长为项目经理,进而又坐上了部门经理的位子,其中的艰辛不必多说,但我肯定是对得起这份薪水的(老板肯定比我清楚)。

但是坐到了这个位子又如何呢?

自己的老板还是那个老板,只是有多了更多要应付的其他部门的老板,大家的面子都要照顾;

工作还是那份工作,只是更多的务虚,更多的为部门的未卜前途杞人忧天;

从前共事的弟兄还是兄弟,只是年终时变成了向我report需要我给评语的属下。

还想怎样呢?还能怎样呢?

打工打久了~~不想再看人脸色、不想再任老板摆布、不想再每天早出晚归、不想再每月盼着那固定数目毫无悬念的薪水······唉~中年Gawain的烦恼

常和同事们开玩笑:公司门口摆摊儿买茶叶蛋去~;开个咖啡馆也不错······

当然希望像现在这样“混”下去也能哪一天“忽然中产”,也不妄我曾经抑郁。

或许上次大夫开给我的抗抑郁的药还应该吃吃的(当时还以为是心脏病导致胸闷,跑到医院查了半天啥问题也没有,大夫开了一大堆安神抗抑郁的药),当时以为大夫敷衍忽悠我,看来还是要遵循医嘱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