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抑郁”

本来希望通过参加《项目经理压力与健康管理》的培训缓解一下压力,谁知压力没有释放掉,反而开始“抑郁”了。

都怪那个倒霉的Beck问卷调查,21分以上就算重度抑郁,我居然得了17分,属于中度抑郁······不由得想起了公司里因为抑郁症跳楼的同事,真是脊背发凉~~(跳楼太疼了,受不了~)。

一直以来,尽管工作还算出色,但始终不是我喜欢的行业,当时报考大学时,一家人都是学电力的,我自然也就无可选择了。我喜欢什么行业?其实当时的我也说不清,我受的教育使小时候的我不具备自我抉择的能力。

我属于做感兴趣的事特忘我的人,一直喜欢舞文弄墨,大学里做过校文学社主编,经常周五晚上通宵不睡觉写文章,编排刊物,根本不觉得困。

但在面临工作抉择的时候我还是免不了落俗套,选择了专业对口且能留京的公司。刚刚参加工作总是新鲜的,过去的5、6年里跑了(尚未遍)大江南北,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工程师,成长为项目经理,进而又坐上了部门经理的位子,其中的艰辛不必多说,但我肯定是对得起这份薪水的(老板肯定比我清楚)。

但是坐到了这个位子又如何呢?

自己的老板还是那个老板,只是有多了更多要应付的其他部门的老板,大家的面子都要照顾;

工作还是那份工作,只是更多的务虚,更多的为部门的未卜前途杞人忧天;

从前共事的弟兄还是兄弟,只是年终时变成了向我report需要我给评语的属下。

还想怎样呢?还能怎样呢?

打工打久了~~不想再看人脸色、不想再任老板摆布、不想再每天早出晚归、不想再每月盼着那固定数目毫无悬念的薪水······唉~中年Gawain的烦恼

常和同事们开玩笑:公司门口摆摊儿买茶叶蛋去~;开个咖啡馆也不错······

当然希望像现在这样“混”下去也能哪一天“忽然中产”,也不妄我曾经抑郁。

或许上次大夫开给我的抗抑郁的药还应该吃吃的(当时还以为是心脏病导致胸闷,跑到医院查了半天啥问题也没有,大夫开了一大堆安神抗抑郁的药),当时以为大夫敷衍忽悠我,看来还是要遵循医嘱啊。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