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聊夜跑时我聊些什么

没错,这标题就是在模仿村上的那本,so what ? 我实在是想不出更合适的标题,估计当初村上也是想不出一个精准的标题来概括全书的絮絮叨叨索性就起了这么一个絮叨但最能概括全书内容的。

一提夜跑,不知怎么的我总是想到夜盗,burglar,背过GRE单词的一定都对这个词印象深刻,英语中这种高度概括并有特定含义的专用词一定不少,只不过我这种水平不知道而已。于是乎我就在想出了night run这样low的表达方式之外,有没有一个专有单词来表示天黑黑去跑步呢?
怎么会就开始夜跑了?其实我是个很懒的人,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就不站着;但蒙上天遗传基因眷顾,我又是个外型协会且喜欢用各种规律计划自虐的,所以定期锻炼身体是自然而然的,但想让我练出一身疙瘩肉却又是不太可能的,不为什么,懒。话说当初是如何从机跑(跑步机)转向小区的夜跑的,我也记不得了,可能是想试试健身app的GPS轨迹记录?也可能是家里来亲戚,每晚黄金档不容被我机跑噪音打搅?也可能是想一个人在夜色里清静清静…… Anyway, 去年国庆节中的某个晚上,夜跑开始了,一开始就停不下来了。为什么不晨跑?很简单,起不来。
所以经常有健身达人po朋友圈说“药不能停”,跑步带来的爽快,和酒瘾发作畅饮、烟瘾发作狂抽、毒瘾发作嗑high是多么的神似,不过只有跑步是为数不多健康的“瘾”。
坚持跑步带来的收益是点点滴滴的,比如再也不会每晚一过10点就昏昏欲睡一上床却又翻来覆去的属羊,再也不会爬个几层楼梯就气喘吁吁,再也不会嫌裤子越来越瘦,再也不会愁肚子越来越大……但更关键的是,能坚持跑下去是因为那种“爽”的感觉,即便每次获得这种爽快的感觉之前会经历一段相当痛苦的阶段,而有趣的是往往痛苦程度越强烈,跑步过后的爽感越强烈。这也正说明了那些轻而易举获得的快感多半是有害无益的。
在跑途中的某个时刻,身体有种从1档挂入5档的切换感,全身的汗孔仿佛无数毛细排气管一一展开喷涌着热气,能感觉到血液在皮肤表层迎着夜风沸腾着,渐渐的恨不得多生一个肺出来呼吸,双臂双腿都像注了石蜡般反抗大脑的指令,这时候脑子里会冒出各种各样让自己坚持下去的稀奇古怪的指令:
”再多跑一分钟,今天的量还没跑完!“
”坚持跑过下个路口,否则明天股票跌停!”
”不可以停,否则就像刚刚呼哧带喘跑过去的那个大白胖子一样永远是个大白胖子!“
”跑到下个路口好吗?跑到的话那个愿望就可以实现了!“
总之计划控制也好,威逼恐吓也罢,哄骗利诱也中,各种试图打开身体涡轮增压阀门的招数都用尽,意志大多数时候屈从了身体。只有一种时候例外,边跑边听有声小说时,刚才那个换挡的痛苦过程或被引人入胜的小说情节大大减轻乃至取代,这比听音乐还管用,因为小说情节比起一首一首切换的歌更连续,能更好的转移我的注意力。看来所谓意志屈从了身体其实是意志的A面屈服了B面,身体的耐受力比人们想象得强得多,而意志的耐受力却正相反。所以有时候转一下注意力,比如关公刮骨疗毒时读春秋神马的,让意志力的内斗转化到别的更有意思的事情上,同时肉体继续奔跑,这应该是最有效的度过长跑瓶颈期的办法了吧。
谈到距离,虽然始终还是羡慕那些动辄半马、全马的高手,我却至今也没法一直不停地跑5公里。或许是我太懒了,每次都没有对自己下达过分严苛的指令,像那个变态跑者村上那样跑,估计这辈子我也做不到了。我只有聊以自慰的进行一种小富即安的夜跑,即天气及身体允许的话每天小跑一下,每次跑到飙汗,对我这本来就不健壮的中年人来说也是够了。生命中的某些魅力总是通过其难以企及的特性展露无遗,而始终向那些难以企及的接近,也会让我们变得更有魅力。
跑步装备对于我这个装备控来说也是不可或缺的话题,是的,我毫不讳言是装备控,我就是那种做什么事都要搞得看上去很专业的那种,那又怎么样?说真的,我实在看不过去那些穿着牛仔裤或是睡衣裤、塑料凉鞋出来夜跑的,我从心里不相信这些人就这样能坚持日复一日的跑下去。这里又要啰嗦几句了,我们在国外或电视上看到人家的工人都是标准工装行头一整套,安全不说首先透着那么专业,在看我们的工地上,真是一幅杂牌军的面貌,你别跟我扯什么小米加步枪战胜了飞机大炮之类的,把愚昧落后当自豪。我就是想说穿着压缩裤夜跑和穿睡衣裤夜跑绝对不是同一种锻炼效果,做什么就有个做什么的样子,健身就置一身合适的行头,又不是买不起。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利其器表示心里重视,而不是随随便便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人们说因为心脏长在左边,所以当我们跑圈时会优先选择跑逆时针,这样容易掌握身体的平衡,我没有试过跑顺时针,因为每晚在小区环形车道上顺时针跑算逆行,得忍受对面耀眼的强光。那些住在公园附近的真的是幸福的,如果他们夜跑的的话。我的人生理想(之一)就是住在江河湖海畔,有条10公里长的清净步道每天小跑一下,没有电动车、没有广场舞、没有PM2.5,这要求不过分吧。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