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乡村教师》想到的

《乡村教师》这么接地气的名字居然是一篇科幻小说,在没有看到作者是刘慈欣之前,我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的。

 

大刘是个有情怀的科幻小说作家,他的作品总在试图表达一些超脱于科技之外的东西,其实这也是科幻题材真正的价值所在,很多形而上的东西,用现实题材去表现反而显得形而下了,或许是眼前的生活太过平常,看着一些柴米油盐的内容,我这样的粗浅读者很难迸发情怀。而科幻作品则可以用基于科学的无限的想象力,把现在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放到想象的某个场景之下(通常是借助科学技术之类的),让其成为问题,今儿直接触动我这样大条的神经去思考形而上或者至少是有情怀的问题。
与《三体》比起来这简直就是微型小说了,用科幻题材唤醒人们对教育,尤其是贫困乡村的教育的重视,在我孤陋的阅读经历中还是头一次碰到。阅读过程中,我不止一次爆发出”这样愚昧的乡民就应该被无情的淘汰“ 之类的进化论观点,可作者偏偏要续存地球文明的重担落在了那些乡民的下一代——濒临关闭的乡村小学仅剩的几个娃娃身上。说几句题外话,乡村教育的窘境我认为根本在一个穷字,老话儿说的好:”人穷志短,马瘦毛长;穷山恶水出刁民….”, 就像书中那群愚民,穷得会去拆小学校的房梁,穷得会为了省几百块手术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老婆难产而死。还是胡适先生讲的切中要害:”要新生活,先要能生活。”
《乡村教师》的科幻部分其实倒没什么新意,无非就是强大无比的地外文明集团之间火拼,殃及可怜地球的情节,什么星际蛙跳跃迁啦、恒星熄灭啦、奇点炸弹、碳基硅基文明啦之类的,可惜这些都是配角,为了带出主题并没有展开来写,其实我倒是挺感兴趣诸如硅基文明是咋来的?碳基文明怎么就能战胜硅基的?这些文明这么流弊难道只会通过恒星的能量来实现时空跃迁就没有别的什么手段?……
想着想着就扯远了,其实整篇小说为了表现“形而上”的东西,的确是有些太“软”了,我觉得最扯的情节就是那么流弊的战胜了硅基文明的碳基文明联盟用来鉴别某个行星文明是否在3C以上,居然采用的是随机抽样知识问答的方式,这不禁使我想起了百变星君里的狗血情节。科技那么发达,直接远距离对每个星球进行下无线电扫描好不好,看看近地轨道上有没有satellite在飞好不好,就为了让山区娃娃完成拯救文明的重任而采用知识问答的方式?太牵强了。
有一点倒是引发我的思考,外星文明惊奇地发现地球文明是一个完全靠自身进化而达到不仅仅是3C而是5B级文明,而且地球人的记忆居然不能遗传,每一代人都要重新学习先人积累的知识,而老师之一角色在其中发挥了关键的知识传承作用。由此我就设想了,如果知识可以通过基因遗传,那会是怎样一个文明?
首先,如果每个人生来就是上至天文下晓地理的博士,那么就不需要学校了么?不需要老师了吗?或许还是需要的,因为不可能每个人都掌握全部的知识,要获得或交换自己没有遗传到的知识总归还是需要有这样一个中介吧。如果可以通过后天基因改造或芯片植入之类的方式实现,那么遗传知识又变得没那么重要了,这似乎是个悖论,大刘没有在这上面花笔墨。
其次,如果知识可以通过遗传直接获得,那么思考问题、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呢,也在遗传范围之内吗?如果是的,那岂不是一个小baby生来就会像成年人那样行为?好可怕。当然外星生命和人类生长方式会不同,但我想来想去也只有克隆才可做到完全复制知识和思维能力了,这样的话碳基和硅基文明就没什么差别了,一个是有机复制另一个是无机复制。
最后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如果下一代的知识技能能力全都直接来自上一代遗传,那么这样的文明如何进化呢?他们如何打破前人的思维定势?如何产生新的知识?
越想越烧脑以至于偏离了大刘要表现的主题了,总之《乡村教师》是一篇偏重科幻以外的科幻,乡村教师蜡炬成灰泪始干式的坚持拯救了地球文明,这样的情节倒是蛮有戏剧性的安排,至于科幻部分的诸多软肋倒也不必深究了,毕竟我们需要有社会责任的作家。

评论关闭。